晚风低吟

二次元本命 江澄 三次元本命 朱一龙
杂食党,主食 曦澄 巍澜 瓶邪 锤基
(内容皆为转载,在此感谢被转载的各位太太)

【瓶邪】火车情缘

半截胡同:

*雨村后,重启前


*这时你哥和你邪早已滚到一张床上去了…



风渐渐大了。



暴雨把乌云撕裂,冲下来狂拍着车窗玻璃叫嚣。



一窗之隔的车厢理所当然的是另一个世界,呼出的气转头又回来,闷得人脸红心跳。



自从住到福建,他们很久没出过远门,也很久没有搭过火车。



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一秒切入工作模式。前些年的经历太深刻,脑子里记着,肌肉也记着。刚上车,吴邪侧身让张起灵第一个进去,后者将背包都塞到床下,依旧自觉地三两下爬到上铺,合身躺下。



他...

2018-12-17

【曦澄】习惯

百·废的·卖假货的.绎:

.那个挑战的50赞的文xxxx

.我是好人,我发糖

.压住自己想写刀的手



――

  人与人相处久了,就会出现莫名的小习惯。

  江澄早些年积劳成疾,夜里两只脚总是凉的冰人,原以为着不要把枕边人冰坏了,江澄睡着觉全是蜷着腿,不叫那双脚碰到蓝曦臣。

  蓝曦臣最初不晓得,只以为是江澄睡姿如此,还不知多少次纠正过人。直到有一日二人在床榻上谈了几句嬉笑,不知是不是哪句情话逗的江澄耳尖羞红,一时气恼了抬腿要踢人,玩闹间蓝曦臣一捞手握住了江澄的脚。

  那脚很好看,白净修长,骨骼匀称,筋骨分明,...

2018-12-17

【曦澄】忘川

子桓:

  _


  “我问你,你可有爱而不得之人?”


  彼时蓝曦臣仅付之一笑,便再无他话。


  江澄有些恼火了,为何这人总是这般风轻云淡,好似从未把他放在心上一样。


  便是自己一厢情愿在作怪?


  他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
  一


  十三年后,蓝宗主身陨,姑苏弟子同悲,皆披发缟素,戒斋七七四十九日。


  江澄闻此讯息,不过摇摇头,冷声骂道:“死?他蓝涣怎么会死,就算我死了,他都不会死。”


  他那样绝情寡幸的人,活得孑然一身干干净净,怎么会轻易死?


  要说死,也...

2018-12-16
1 / 32

© 晚风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