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风低吟

二次元本命 江澄 三次元本命 朱一龙 杂食党,主食 曦澄 巍澜 瓶邪 锤基 舟渡
(内容皆为转载,在此感谢被转载的各位大大,如果侵权立删,˶⚈Ɛ⚈˵)

【瓶邪/ABO】戒断反应(1)

孤舟的泊船港:

补档


接十年后,雨村背景,瓶A邪O,中短篇,分级:R,生子预警


>>>




微博链接




但是,就在这无比安静的时刻,张起灵突然嗅到萦绕在鼻尖的某种气味。


张起灵无法明说这是属于什么的味道。最先让他想到的,是春风沉醉的夜色,接着他看见一片桨声灯影里的水面,月光浸了满满一湖。很快,其他的东西渐渐具体起来,他想起江南的杏花春雨和青石桥面,想起西泠印社的宣纸水墨和钤盖的朱印……但远不止这些,那里面居然还藏有一缕雪的气息,不是江南沾着泥腥水气的雪,而是朔方千里冰封中凛冽的寒意,就像外面飘雪的长白雪峰。这太特别了,若以一个词来形容这究竟是什么味道,那么,他只能以“吴邪”概括。


张起灵看了看怀中彻底昏睡过去的人,这不可能,他想,吴邪在这个时候,明明还未分化……有一件事,他早就意识到却在刻意忽略,现在,到了该醒来的时候了。


 


张起灵猛地睁开眼睛,他已完全清醒过来,强迫自己去忽略身体上的不适,但与以往不同,今天这股燥热感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他很快意识到刚刚的气味并非完全来自梦中。吴邪的房间在隔壁的隔壁,信息素毫无疑问是从那边传过来的。


吴邪在张起灵走后不久分化成了Omega,用十年时间做到了连Alpha都无法做到的事——他瓦解了汪藏海的局,不仅接张起灵出青铜门,更把他从家族斗争的漩涡之中抢夺出来。


他当然也付出了太多的代价,张起灵能看见的和不能看见的,脖子手腕上的伤痕,眼里时而闪现的阴狠沧桑,这些已经足够引起张起灵的疼痛,而不能直接看见的可能严重数倍,比如,吴邪失去了嗅觉,虽然身为Omega,却闻不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。而搬到雨村这段并不长的日子里,他的信息素一直处于极度紊乱的状态,发情期不定,身体状况糟糕,头晕失眠,食欲不振,这些都是常态,更别说坐立难安,紧张焦躁的精神状态。


吴邪本不该承受这些。


但即使是现在,他仍然不能为他承担任何痛苦。张起灵这样想着,屏住呼吸以抵抗吴邪极其缱绻的味道。当他起身洗漱整理后再出来,那味道已经消散了,人工合成的柠檬清香遍布了屋子里每个角落。


吴邪使用了大量的抑制喷雾。


看来,近几日,他得尽快找一件需要出远门的事。张起灵这样打算着,突然听到敲门声,吴邪隔着门在问:“小哥,我方便进来吗?”




TBC.

评论
热度 ( 254 )

© 晚风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