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风低吟

二次元本命 江澄 三次元本命 朱一龙 杂食党,主食 曦澄 巍澜 瓶邪 锤基 舟渡
(内容皆为转载,在此感谢被转载的各位大大,如果侵权立删,˶⚈Ɛ⚈˵)

【瓶邪】一次无理取闹

太甜了吧(〃°ω°〃)♡


COMO:

·吴邪第一人称


·闷式宠邪


·短文,一发完


-------愿爱情平安-------


年关将至,我和张起灵都忙得不行,我是为了王盟这小子惹的破事回杭州,他是为了帮张海客召开张家大会去香港镇场子。两个人的联系就仅限于微信和极少数的视频聊天,上次打视频前我还有些紧张,心想这么多天没见这人了,他那个烂记性,会不会直接把我给忘了。


幸好他没有,还用一本正经的表情跟我说他想我了。


不然我一下飞机就去香港买砍刀找张海客去,弄不死他个龟孙。


只是这样的日子实在太难熬了,虽然平时的日子里我和闷油瓶也不总是在聊天,但那时候毕竟知道他在某段时间里大概在做些什么事,晚上回去还能揩揩油做点爱做的事,观察他的一些小动作来判断他的心情,踏实极了。可现在,见不到也摸不着,只能透过寥寥几句话来了解和判断他每天的行程以及他的情绪,我催他发消息就像赶鸭子一样,不说就不发,说了也只是简单的词组,什么“好的。”“知道了。”“在忙。”“回去说。”,简直不能再心累。


回村之后一定要给他分享几套表情包。


不想说话的时候就给老子发图,不然老子才懒得猜你在想什么。


老子事也一堆呢,饶我是“瓶语十级”专家,也禁不住他这么折腾。


所以我决定不主动给他发消息了,还他清净。


三天之后,他倒是一个电话上门了,冷淡如冰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,一下子就浇灭了我接电话前一秒的热情:


“吴邪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这几天很忙?”


“对。”


他沉默了几秒,大概是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。


“吃饭了吗?”


也是难为他了,现在北京时间晚上十点,如果我要是没吃饭,那我估计不是正在吃饭,就是在去吃饭的路上。


“吃了。”


“吃的什么。”


“外卖。”


那边又顿了一会儿,好半天他才说了下一句:


“少吃外卖。”


“哦。”


这种对话要是搁在以前,闷油瓶可能觉得什么问题都没有,但自从和我还有胖子生活了那么久,他该是察觉到了我语气的不同。


“吴邪,你生气了?”


我吴邪自然不会藏藏掖掖,你小子是惹我不高兴了,老子怎么说也得让你难受难受。


“是。”


长久的沉默再次袭来,能听到的只有他平缓的呼吸声。


“还说吗,没的话睡了。”


没等他回话,我直接掐断了电话。


恋爱中的人果然是傻子,特别喜欢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那晚上我在自家小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。


不过闷油瓶也没睡好。


因为我洗漱完一厨房门,就看见他坐在厨房的餐桌前,双手搭在桌上,背挺得直直的,认真地聆听我妈和她小姐妹们的故事。


我那一瞬间特想转头回卧室,就在我转了大约二十度后,被他叫住了。


“吴邪。”


接着就是我妈叽叽喳喳的笑声:“小邪,今天早上我一出家门就看见起灵了,人家连门都还没进就陪着我去菜场买菜,他说他是昨天连夜赶回来的,四点多才到,刚下飞机就打车到家里来了,刚刚才吃上饭。”


我一看他眼下的乌青和又瘦了一些的脸就心软了。


“行了吗,你去隔壁坐会儿吧,我跟张起灵聊点事。”


我妈取下围裙,给闷油瓶倒了杯茶,走到我旁边对我说了句“别吵架”,最后抓起钥匙就笑盈盈地出去了。


我叹了口气,走进厨房,闷油瓶一直盯着我。


“香港那边忙完了?”我从锅里挑了个包子,塞进嘴里,然后坐到他对面。


他摇头。


“那你…”


“想你了。”


正中心脏,闷油瓶的直球水平是相当的高,让人招架不住的那种。


我赶紧抬起桌上的豆浆喝了一口,好把那股激动给咽下去


“大老远地赶过来,你不累啊。”


以我以往的经验,他的答案十有八九都会是“不累”。


没想到闷油瓶升级了,他先是看了我一眼,然后又买下来头,抿了抿唇,之后才吐出一句:


“累。”


那我能说什么?


明明几句微信就能搞定的事,你不做,你非得跑过来,让张海盐在背后骂我“缠人的妖精”才好?


小爷我才没那么贱呢。


我放下马克杯,倾身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,让他把头抬起来:


“走,进屋我陪你睡会儿。”


他抓住我伸过去的右手,在食指和中指指节处轻啄了一下。


“我不是很会说话。”


“我怕说错了会让你不高兴。”


我失笑,不是笑闷油瓶,而是笑我自己。


死都不怕的张起灵现在对我说他怕说错话会惹我不高兴。


而且还是极其为难的样子。


我吴邪这造的是什么孽啊?


但我没马上回他话,领着他回卧室面对面躺下了后,才对他说:


“小哥,这次是我不对,无理取闹。对你态度不好,你别往心里去,该忙你的事你就忙,不用管我的消息,我知道你看到了就好。”


他没说什么,只是凑过来抱了我一下。


然后我们都睡着了。


那天晚上张海客就催着张起灵回去了,我开车送他到机场,人到安检那儿后便往回走。


到家后发现他给我发了三条消息:


---已到候机室


---已登机


---两分钟后起飞


紧接着是一个火柴人拿着一颗红心的表情包。


我有些后悔跟他道别的时候没有亲他了。


闷油瓶值得千百个亲吻。


千百个充满爱意的亲吻。


END


-------愿爱情冲破桎梏-------


想甜,想写可爱的他们。

评论
热度 ( 1206 )

© 晚风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