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风低吟

二次元本命 江澄 三次元本命 朱一龙 杂食党,主食 曦澄 巍澜 瓶邪 锤基 舟渡
(内容皆为转载,在此感谢被转载的各位大大,如果侵权立删,˶⚈Ɛ⚈˵)

【瓶邪】《最浪漫的事》(无聊日常,一发完)

浪漫炸弹😂😂😂


碎碎九十三:

宝宝们~新年福袋和神秘福袋正在预售中哦~~~戳这里看看有没有你们喜欢的~~




新年福袋


神秘福袋




——————-








最浪漫的事






总会有人问我,是不是真的甘心退休,虽然我偶尔也会心潮澎湃一把,但是总的来说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,一日三餐,清粥小菜,最爱的人就在身边,最好的朋友住在对面。中国人的本质是种菜狂魔和基建狂魔,这一点我深有体会。


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距离,各大电信商总是乐忠于把信号洒向每一个犄角旮旯,除此之外,我和胖子他们也经常去进城,发誓要做这个村走在时代顶端的三人组。


时代是在不断进步的,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来雨村的时候,这里真的和九十年代差不多,就算是小县城也没什么现代设施,年轻人都出去了,只剩下老年人苟延残喘。


这才几年的功夫,小县城已经换了一个模样,年轻人的打扮虽然还是土,但是至少他们乐意打扮了,什么抖音快手也刷起来了。


胖子很爱刷这些,他说从这里面能看到人生百态,这很有意思,抖音上什么人都有,你能看到陌生人的喜怒哀乐,还能看到各行各业,不论他们现实中过的怎么样,他们也愿意把乐观美好的那一面展现出来。


他不经常文艺,偶尔文艺一把也是挺酸的,这也不是什么坏爱好,如果他不非搞土味直播的话,我想我会更开心一些。那些歌实在是太洗脑了,我一首也没听过,但是每一首我都会唱。


这些歌有多牛逼呢,牛逼到连闷油瓶都被影响了,我之所以发现这一点,是因为有一次我随口说了爱就像,他就接上了蓝蓝的天空。


“你能不能别刷了,也不怕撞死,一天八十个G流量也不够你用啊。”我看着胖子一只眼睛看着手机,一只眼睛看路走路的样子,非常的无语,在家天天刷也就算了,出门还刷个不停。这城里到处都是车,一眼看不见我就能看到飞天猪了。


胖子头也不抬,道:“咋啦,不是有你这条导盲犬呢么。”我立刻给了他一脚,他看也不看,朝旁边一躲让我扑了个空。


正和他斗着壳子,有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举着话筒就过来了,她身后还跟了一个小男生,举着手机一脸认真。


小姑娘直直的就朝我走了过来,道:“先生先生,能不能随机采访你几个问题啊,我们在直播采访现代人对浪漫的定义。”


胖子一听直播来了精神,道:“啥玩意,采访他?他也能算现代人?他顶多算是个上代人。”


我就道:“滚蛋,你个五零后,人家采访我呢,少插嘴了你。”


把胖子怼到一边去以后,小姑娘很期待的把话筒举得高高的,差点怼我嘴里。我本来不打算接受这个采访,但是不接受吧,话都说出去了,人家也准备好了,那么多观众看着呢,我不能露怯不是。


不过浪漫?什么才算是浪漫?人家说男人的浪漫和女人的浪漫不是一回事,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清楚,因为我从来没有浪漫过,不论是我对别人,还是别人对我。


主要原因不在我,在闷油瓶,丫就是个浪漫绝缘体,我一把年纪了,曾经也想跟他玩个浪漫,就在情人节那天准备了红酒和牛排,结果就是他啥也没说,默默的把牛排和红酒都吃完了。


我碰了一鼻子灰,好几天不理他,他还傻不愣登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我算是明白了,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,我以前觉得不就是不送礼物吗,女孩子干嘛那么生气,一年八百个节日,谁能过的过去。


现在我是明白了,当你真正代入到某个角色的时候,你看中的绝对不是那点礼物,而是自己满腔热血喂了狗的操蛋感。


浪漫浪漫,我和他大概只剩下浪和慢慢人生路了,不过我也不强求,毕竟男人的浪漫是血色和伤痕,我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。


我心中百转千回,下意识看了一眼闷油瓶,他神色淡淡,只是默默的朝旁边挪了一步,好保证摄像头拍不到他。


小姑娘看我半天不说话,有点纳闷,就重复了一遍:“小哥哥,我们想采访一下你对浪漫的看法,可以说说嘛?”


我咳嗽了一下,人家都叫我小哥哥了,我不能不给面子不是。我眼角一瞥,看到一对情侣从我身边走过,女孩手里拿着一大把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花,我就道:“浪漫啊,我觉得最浪漫的就是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了,玫瑰最能代表爱情。”


小姑娘捂嘴一笑:“没想到小哥哥是这么传统的浪漫型啊,那你是不是觉得情人节送花最浪漫了?”


我随口瞎说:“不,我觉得情人节送礼物并不浪漫,因为大家都有心理预期,知道情人节的礼物会与众不同,这种浪漫就是要出其不意,一个很平淡的日子,突然就送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,是不是特别浪漫?”


天地良心,我都是瞎说的,什么浪漫不浪漫的,能当饭吃吗,说完我就全忘了,办完事我就准备坐车回家了。


我之所以说九百九十九朵玫瑰,是因为我对九百九十九朵一点概念也没有,我没有送过人花,我也没有收到过花,我以为九百九十九朵就是比女孩子抱着的那种大一点而已。


事实证明我错了,一般那种是九十九朵,九百九十九比它整整多出了一个零。


也因此,当闷油瓶扛着一个东西朝我走来的时候,我还是迷迷糊糊的。


我没有用错词,就是扛,他肩膀上那东西比两个胖子都粗,更要命的是他不知道怎么想的,买的是白色的玫瑰花,我一定不夸张的说,活像扛着一个花圈。


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到了身边,把那玩意碰的放在了我面前,胖子捂嘴偷笑,戳了戳我,道:“咋样,浪漫不?惊喜炸弹啊。”


惊喜没感觉到,我就感觉我脑子都被炸飞了,我还能说什么呢,至少闷油瓶是爱我的,他还想着要给我来个浪漫,祸从口出,我自己说的瞎几把话,我就得自己承担。


承担的后果,是我自己亲自把这束玫瑰带回了家,好好的养在了桌子上,虽然最终被胖子偷了一些花瓣泡脚,但是总体来说,还是很浪漫的。


这么浪漫的事,我不能自己受着,特别翻出了防潮箱里的单反,咔咔咔来了个九宫格,配上了我足以与你相配的白玫瑰花语,晒到了朋友圈里。


本以为这么大碗的狗粮,他们会吃的满鼻子满眼都是,没想到所有人的留言都是捂嘴偷笑。


我心觉不妙,朝下一翻,果然看到我的朋友圈下面就是胖子发的,丫偷拍了我如何拖死狗一样的把树一样的花拖回了家。两条连在一起看,简直就是梦乡和现实的残酷对比图。


这还不是最让我生气的,最让我生气的是闷油瓶居然给胖子点了一个赞!


我真是信了你个鬼,个糟老头子坏得很。





评论
热度 ( 1118 )

© 晚风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