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风低吟

二次元本命 江澄 三次元本命 朱一龙 杂食党,主食 曦澄 巍澜 瓶邪 锤基 舟渡
(内容皆为转载,在此感谢被转载的各位大大,如果侵权立删,˶⚈Ɛ⚈˵)

【瓶邪】雨村日常·故人与新年

COMO:

·祝大家新年快乐!


·短文,一发完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窗外依旧飘飘落着雪,从昨夜到今早没断过,把院子铺了个满。屋子的角落里堆着鸡狗的窝,张起灵特意把它们挪到了炉火边,还好崽子们都惧怕小满哥冷酷无情的眼神,足够安分,否则肯定得把屋顶吵翻了不可。


胖子推开窗,留了一条缝,好能在闷热的室内有一口气换,飘进来的冷气迅速模糊了玻璃,但还能依稀看到房檐上挂着的红灯笼。


那是今早吴邪吆喝着张起灵和胖子挂上去的,胖子吐槽说这又不是春节,何必这么正式,而吴邪十分坚持,叫他别废话,怎么说也是2019年的第一天,新的一年就得有新气象,拿灯笼把整个院子给点亮了,来年才会一路亮亮堂堂。


张起灵任劳任怨地搬了梯子,架好后,爬上去,等着吴邪从下面递灯笼给他,胖子就在一边站着,想着也没他什么事儿,待会儿趁机溜了就行。


可吴邪这么些年,也学会了胖子眼尖的功夫,在他转身之际,幽幽地叫住了人,提着灯笼让他把另一个给挂上。随后指挥张起灵把梯子一过去,自己倚在梯子上,拍了拍。胖子抗不过吴邪身后人极具压迫性的视线,只得听令,连气也不敢叹。


灯笼挂好后,胖子正打算坐沙发上休息休息,可这时吴邪端着个盆过来了,“咚”的一声摆在张起灵和胖子脚跟前,盆里还飘着两块尚未浸湿的抹布。
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三人把整间屋子里里外外地打扫了一遍,期间胖子还请示过吴邪现在整了这么一遭,除夕那天是不是就不用折腾了。


吴邪立场明确地告诉他,农历新年的第一天,当然得再来一遭,才能表示出我们对生活的敬意。


胖子嘴上嘲讽着这人仪式感实在是太重了,手上的动作则开始偷工减料起来,不远处的张起灵看见了,一声“胖子”喝住了他,指了指桌上那块没擦掉的污渍。胖子的脸几乎皱成了苦瓜,好不难看,咬着后槽牙,把骂娘的话全往嗓子眼里塞。


全部打扫下来,花了三个多小时,胖子第一个瘫倒在了沙发上,扶着腰喊累。吴邪是第二个瘫倒的,也扶着腰喊累,喊小哥。


接着他小哥就过来给他按摩了。


胖子看了几秒钟,想着眼不见为净,翻了个身,继续揉腰。


可吴邪“哎哟哎哟,就那儿”的叫唤还是传进了胖爷的耳朵,这样的情况自然也不少见,胖子从茶几抽屉里摸出了一套耳塞,熟练地戴上,哼着“新年好呀新年好呀,祝福大家新年好”的曲调,找了个抱枕往怀里一塞,睡过去了。


吴邪和张起灵在他睡着时进了厨房,用昨天没炒完的菜随便做了几道,之后又开了两包速冻汤圆,下水一道煮了。


胖子打着哈欠背着手查看桌上摆的饭菜,点了点头,手指捻起一块酸萝卜送进嘴里,帮着吴邪拿碗筷准备开饭。


“等会儿,我去拿瓶好酒。”


吴邪放了筷子,起身时被张起灵一手拽住:“别喝。”


“啧,今天新年,图个高兴嘛,”吴邪举起手,食指和拇指虚掩地挨着一起,中间留了条细缝,“就一点点。”


胖子贪杯,此时也不计前嫌,帮着吴邪劝张起灵:“就是,小哥,今天喝一点没啥的,就咱哥几个开心开心。”


吴邪继续发力,轻轻地挠了挠张起灵拽在他腰间的那双手,讨好地说道:“真的就一点点,我说话算话。”


如此,张起灵才让他去取了酒来,胖子一看,也乐呵地去翻了三个小酒杯出来。


吴邪把酒一放,数了数杯子,念叨着还差一个,就又去橱柜里拿了一个。


“咱们先给潘子满上。”吴邪拧开了酒盖,倒满了第一杯。


酒水打在杯壁上,发出叮咚的声音。


“小哥,杯子递给我。”


手伸向胖子时,胖子摆了摆手:“你先倒你的,我自己来。”


所有的酒都满上后,吴邪用筷子敲了敲碗沿,把潘子的那杯酒放在桌子中央:“第一杯,敬潘子。”


三人一齐跟中间的酒碰了杯,接着仰脖喝了下去。


第二轮,吴邪将酒杯举向胖子:“来,胖子,走一个。”


“走一个走一个。”


“叮”的一声,又是一杯。


到了张起灵,两只杯子,吴邪一只倒了一半:“答应你少喝点,我们一人半杯。”


最后,吴邪给自己倒了一杯,向上举了举,笑着说道:


“最后一杯,我敬老天。”


吴邪看了看眼前的两人,胖子正慢悠悠地点着头,轻声说对对对,敬天敬天,张起灵观察着他泛红的脸,不出声。


“谢谢他老人家,把你们两个故人,一次又一次地带到了我的新年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新的一年,往昔的一切苦痛皆可挥手而去,而美好的记忆与重要的人,将始终相伴,走过一年又一年。


愿友谊长存,爱情长青。


END


--------------

评论
热度 ( 253 )

© 晚风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