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风低吟

二次元本命 江澄 三次元本命 朱一龙 杂食党,主食 曦澄 巍澜 瓶邪 锤基 舟渡
(内容皆为转载,在此感谢被转载的各位大大,如果侵权立删,˶⚈Ɛ⚈˵)

【曦澄】忘川

子桓:

  _


  “我问你,你可有爱而不得之人?”


  彼时蓝曦臣仅付之一笑,便再无他话。


  江澄有些恼火了,为何这人总是这般风轻云淡,好似从未把他放在心上一样。


  便是自己一厢情愿在作怪?


  他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
  一


  十三年后,蓝宗主身陨,姑苏弟子同悲,皆披发缟素,戒斋七七四十九日。


  江澄闻此讯息,不过摇摇头,冷声骂道:“死?他蓝涣怎么会死,就算我死了,他都不会死。”


  他那样绝情寡幸的人,活得孑然一身干干净净,怎么会轻易死?


  要说死,也该是自己先死。


  二


  奈何桥上,三生石边,孟婆掬一捧清泉,悠悠地将忘川水浇入瓢里,念叨几声梵文之后,兀自地叹了口气。


  面对这个带抹额的俊秀郎君,孟婆改了以往泼辣的性子,颇为和善地问道:“你为何不投胎?”


  蓝曦臣说:“我在等人。”


  “你怎么知道你等的人会来?”


  蓝曦臣突然温柔地笑了笑,轻声道:“他会来找我的,他是我的道侣。”


  这样的轻声细语,几乎让孟婆羞红了脸。


  孟婆骂道:“痴儿。”


  三


  蓝曦臣年轻时颇有些傲气,向来不知天高地厚,后来经历得多了,便养成了那副温文尔雅的性子,待人接物总是从容不迫,看着便少了几分人气。


  说的人多了,他就开始拷问自己:难道我是真的冷心冷肺吗?


  忘机尚且会为了魏婴气到拂袖离去,他自己却把这世事越看越淡。


  蓝启仁对他说:“你不过是无欲无求而已。”


  蓝曦臣笑了笑,这话说的虽不大在理,不过,他好像还真没什么欲求。


  直到遇到了江澄。


  四


  咽气之前,蓝曦臣曾望着窗外的三十二瓣莲微微发怔。


  那一瞬,他险些忘记了生死,刹那间,蓝曦臣似乎明白了何谓欲求。


  便该是如此吧。


  若是死前不能见到你也好,省得我这一生过得太过圆满。


  可是,又觉得有所缺憾。


  晚吟,我想与你再多待一刻,再多一时辰,哪怕是多一天,多一秒。


  但求你,求你,陪着我。


  也求你,忘了我。


  五


  “当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喜欢到极致了,便想要对方永远记住自己。但当爱到深处时,便只盼着对方忘记自己,免得他也和自己一样,承受同样的苦楚。”


  不知名的白衣女子朝蓝曦臣笑了笑,仰头饮尽孟婆汤,摇摇晃晃地走了。


  蓝曦臣默然不语。


  他不想忘记。


  他不怕死,只是怕死后无知,忘记一切。


  忘记晚吟。


  只是想一想,便觉得痛不欲生,宁可就此死了才好。


  六


  三生石旁,奈何桥边,白雾沆砀,烟雨凄迷。


  便是将芸芸众生看了个遍,江澄终是没见着那人。


  江澄问孟婆:“请问您可曾见到一白衣男子?他额上带有抹额,生得颇为好看。”


  孟婆摇摇头:“不曾,想必他已经投胎去了吧。”


  江澄的魂魄颤了颤,随后他笑道:“多谢您。”


  他仰头饮尽孟婆汤,踏过忘川河,进入了轮回。


  七


  待到江澄走得没影了,孟婆才没好气地对身旁人喊道:“别看了,他已经走了,你看你,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。”


  蓝曦臣哑然失笑,表面上仍是白衣翩翩的俊朗模样,只是脸色变得有些白。


  几乎微不可查的一声轻叹。


  “这样才好,如此,他便可安心离开了罢。”


  我怎舍得,让你与我遭受同样的苦难。


  八


  江澄走后的第七日,蓝曦臣决定留在阴间做个渡魂使。


  孟婆寂寞了千年,自然求之不得。


  不过她还是问了蓝曦臣缘由。


  蓝曦臣笑答:“便是这样,才能将他永远记住。”


  孟婆终是无言了。


  九


  蓝曦臣昨夜做了个梦,梦见了江澄,不想纵使时过境迁,风狂雨虐,那人仍是当年模样入梦来。


  醒来后他不禁喟叹道:“就算做了孤魂野鬼,居然还能做梦。”


  孟婆说:“那说明他正在想着你。”


  半晌,蓝曦臣道:“我倒想给他说,我也想他了。”


  每时每刻,发了疯地想。


  孟婆叹息道:“可他不知道。”


  “但我知道。”


  十


  有那么一日,蓝曦臣渡了个魂魄,那人紫袍玉冠,面容俊俏,样貌肖似故人。


  蓝曦臣湿了眼眶,不由得揩了揩脸。


  那男子讶然道:“你怎么流血了?”


  蓝曦臣这才发现,自己满脸都是黑血,擦干净之后,他笑道:“许是我死了便没有泪,欢喜得很了,就只能流血。”


  死人没有泪,痛得狠了,就只能流血。


  男子不知所云。


  蓝曦臣突然说了句话:“从前有个人,他问过我一句话。”


  “什么话?”


  蓝曦臣,你这辈子可有爱而不得之人?


  彼时他只是笑,当时本想对江澄说:从前你不在,不知何为情爱,便没有;现在与你结为秦晋之好,自然也没有。


  后来却没机会说了。


  蓝曦臣对那鬼魂说道:“有人曾问我,我可有爱而不得之人。”


  鬼魂怔了怔,问道:“之后呢?”


  蓝曦臣笑而不语,只轻声道:“没有,没有之后了,你该去投胎了。”


  鬼魂点点头,踏入忘川河,涉水远去了。


  十二


  孟婆站在蓝曦臣旁边,蓦地问道:“他已经走了,你为何不给他说呢?”


  蓝曦臣摇摇头:“那不是他。”
  
  那只是他的壳子,不是他的魂。


  “那你可有爱而不得之人?”


  蓝曦臣笑了:“没有。”


  他一直在我心里,从未离去。


  _


  (完)

评论
热度 ( 183 )

© 晚风低吟 | Powered by LOFTER